<i id='wlerw'><div id='wlerw'><ins id='wlerw'></ins></div></i>

<span id='wlerw'></span>

<ins id='wlerw'></ins>

  • <tr id='wlerw'><strong id='wlerw'></strong><small id='wlerw'></small><button id='wlerw'></button><li id='wlerw'><noscript id='wlerw'><big id='wlerw'></big><dt id='wler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lerw'><table id='wlerw'><blockquote id='wlerw'><tbody id='wler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lerw'></u><kbd id='wlerw'><kbd id='wlerw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lerw'><strong id='wlerw'></strong></code>
  • <i id='wlerw'></i>

    <acronym id='wlerw'><em id='wlerw'></em><td id='wlerw'><div id='wler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lerw'><big id='wlerw'><big id='wlerw'></big><legend id='wler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wlerw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dl id='wlerw'></dl>

            (為瞭民族復興·英雄烈士譜)嚴高鴻:模范理論工作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  新華社南京4月1日電 題:嚴高鴻:模范理論工作者

              梅世雄、羅金沐

              清明節前夕,不少人戴著口罩來到國防大學政治學院的一尊塑像前深深鞠躬……

              塑像的主人公,是被中央軍委追授“模范理論工作者”榮譽稱號的國防大學政治學院教授嚴高鴻。2010年12月18日,在博士生論文開題報告會上,他突發心臟病溘然長逝。

              嚴高鴻是安徽廣德人,1968年入伍,曾任原南京政治學院學報主編、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

              1978年,嚴高鴻收到兩份調令:一份是去原南京軍區政治部宣傳部任職,一份是到原南京政治學院任教。他沒有選擇走進機關,而是決定走上講臺。

              從部隊來到院校,嚴高鴻很快就憑著對理論研究的熱情與努力脫穎而出,成為哲學專業第一個登上講臺的年輕教員,第一個介紹授課經驗的年輕教員,第一個由講授單章節內容到講授整本教材的年輕教員,第一個在核心期刊上發表文章的年輕教員……

              在嚴高鴻看來,精學深研隻是基礎,在黨的創新理論發展的重要階段和意識形態遇到挑戰的重大關頭,理論工作者必須用行動做守護意識形態陣地的戰士。

             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,嚴高鴻和同事們及時開設《堅持四項基本原則,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》等系列講座,在全國高校率先開設“中國社會主義建設”課程,有力地回擊瞭錯誤思潮。

              海灣戰爭打響,全新的戰爭觀念和作戰樣式引起瞭嚴高鴻對思維與戰略的思考。他和原南京政治學院院長畢文波一起,開始軍事思維學學科建設工程。2000年,軍事思維學列入全軍軍事科研工作“十五”計劃課題。

              從教31年,即使在主編工作最繁忙的時候,嚴高鴻每年也承擔瞭250多個課時;學報收到的投稿,他幾乎都會親自過目,還時常約見投稿者面談修改事宜;招收學生時,他重點考察學習態度、學術培養潛力……

              生前,嚴高鴻最愛說的一段話是:忠誠於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事業,就要耐得住寂寞、守得住清貧,不讓浮雲遮望眼;捧著一顆心來,不帶遺憾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嚴高鴻逝世後,中央軍委號召全軍官兵向嚴高鴻同志學習,學院黨委專門設立“嚴高鴻基金”,定於每年教師節頒發“嚴高鴻獎”、“五四”青年節頒發“嚴高鴻獎學金”,分別獎勵表現突出的教員和學員。師生們還自發編寫《嚴高鴻之歌》,讓嚴高鴻的故事伴著歌聲代代傳唱。

              “時間是一維的”“我說的就是我信的,我信的就是我照著去做的”……在政治學院,嚴高鴻的格言被制成書簽、臺歷和宣傳海報,無論翻開書籍還是走進教室,師生們都仿佛開啟一場穿越時空的對話——

              嚴高鴻,就像一位永遠不曾下課的老師,指引著一代代後來者。